2017

December 31, 2017

男人之所以有中年危机,我想大概是因为随着年龄增大,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而未来的可能性却越来越小,因此导致时常会有一种被束缚感。

以往年年都要许下一些宏愿,但往往到最后因为力不能逮导致自怨自艾。所以大概从前年开始,就没有对自己有过高要求了。大概在去年早些时候明白,自己的一切不开心,全然不是因为没有改变世界,而不过是因为没赚够多的钱而已。所以目标反而变得很简单:保持健康,跟家人在一起,多赚些钱。

就这样,今年反倒是有了不少并不细微的变化。

在四处看了一圈之后,年初在上西区买了个公寓,虽然很小很老旧,好歹也算是A piece of New York,自己也时不时戏称中央公园是我家的公摊面积。不过确实全家搬来之后,我的跑步规律了,尖尖小朋友也有更多地方玩了。

然后为了让小朋友能方便地出去玩,也为了满足自己对车的喜好,年中买了台车。在曼哈顿养车,成本着实不低,但是活动范围却也确实增大了。至于打不平的成本,就当做是自己的爱好支出了,毕竟我除了跑步,也没什么花钱的地方了。最重要的是,有了车之后,去法拉盛吃正宗的中餐不是个事儿了,有段时间我和kiki几乎每周都去……

这两天纽约大雪,和老婆出去买菜,打开全景天窗和座椅加热,老婆开心地看着四周围雪花飘的同时在温暖的座椅上磨蹭,说终于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喜欢车了。

有时开着车在华灯初上的麦迪逊大道上,或在中央公园旁,感觉自己就像是生活在电视剧里。心想在纽约有房有车有家室,算不算made it了呢?

当然,这种沾沾自喜很快就被每个月的账单打断了。尖尖小朋友终于开始上早教学校,一年两万多的学费不算便宜,跟其他住在岛外的朋友一比就更显得不值。这一年算是全面体验到了住在曼哈顿岛上的成本高昂。而随着尖尖的小妹妹计划之中却又意料之外地将在2018年初来临,一家子的生活和教育所需要的钱将是我未来不短时间内主要头痛的问题。

但至于为什么时时羡慕住在纽约上州和新泽西的朋友地方大成本低却又不愿意搬出去,大概是我和kiki两人都说不清的一个迷。曼哈顿,大概是有它独有的魅力吧。

去年说今年马拉松全程必须要跑了,这个算是我最满意的一个计划实现。11月的纽约马拉松全程,因为全年训练比较系统,基本上没怎么咬牙就跑完了,成绩也比我预期的要好一些,也算是给了自己几年的跑步生涯一个阶段性的肯定。至于为什么这么执着于跑马拉松,是因为我觉得,人但凡要让自己的人生有些什么改变,总是得持续投入很长的时间去坚持,而跑马拉松算是很容易见效果的一个了。于是又报名了三月份的曼哈顿半马和十月份的芝加哥马拉松……

让我有些意料之外的事情就是自己跟同学一起开始的创业小作坊,本来只是想注册个公司把自己小打小闹的成本降低些,没想到虽然进展断断续续,但是一年下来也迎来了投资者的兴趣和付费的客户。 有那么几个假期自己猫在咖啡厅里一下午或者一天实现一个端到端的东西,然后看成这个转换成钱,简直不能再有成就感了。所以在年中的时候自己在推特上说: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贵歌福利这么好我可能一辈子都舍不得跳走。直到跟朋友一起做的东西赚到第一笔钱进账,虽然今年99.999%的概率还是赔钱,但是如果这种事情持续下去,离开贵歌可能眼都不会眨。

当然最最没想到的是,到最后居然第一年就打平了……

所以还能说什么呢?虽然我明白自己的目前的生活远远算不上完美,但是2018,大概也只有“继续”两字了。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